当前位置: 正版挂牌 > 香港挂牌之全篇资料 >

「日本語」华裔“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再次

更新时间:2019-06-12

  四年一度的日本统一地方选举即将在 2019 年 4 月举行。该选举将选出各都道府县和市町村的地方政府行政长官和议会议员,是日本最为基础的选举活动。其中被称为“前半战”的都道府县级选举时间从公开日到投票日共 18 天,被称为“后半战”的市町村级选举则仅有 7 天。

  2015 年曾参选东京都新宿区议员落败的“歌舞伎町案内人”李小牧去年年底宣称,今年将再次参选,力争成为首位日籍华人议员。

  日本法律规定,只有在选举期间,候选人才可以开展竞选活动,通过广播电视发表个人政见、在街头巡回讲演、散发和张贴有关候选人学历、就职经历、选举公约的简介等。但区级选举仅仅 7 天的竞选活动时间明显无法满足候选人的曝光需求,为此各路候选人都会在选前利用各种其他形式增加曝光度。

  其中比较寒酸的方式之一是地铁站站街。若在选举前半年左右来到东京,经常能看到各大车站前有人身挎大喇叭、手持宣传旗对过路行人问好并重复讲一些自我宣传的话。这便是为选举积攒人气的候选人们了。由于不能具体谈到政见,候选人们会打一些擦边球,自称作家的李小牧就借卖书之名来宣传自己:“欢迎光临,这是我 3 年前写的书,如果想了解我可以买这本书,书名是《想当政治家的日籍华人》。”

  李小牧来自湖南,80 年代末期来到日本,最初在新宿著名红灯区歌舞伎町做一名“案内人”。所谓“案内人”即是为游客介绍餐饮店和色情场所的导游。多年混迹后,他凭借自传《歌舞伎町案内人》一书走红,后在美国新闻周刊日文版及《南方都市报》等撰写专栏。由于他针对中日政治、文化的发言辛辣大胆,迅速聚拢了一批粉丝。

  2015 年 2 月李小牧宣布加入日本国籍,同年 4 月参加了新宿区议员选举。虽然最终以 422 票之差落败,但当时众多牛郎妓女前往投票站为他投票的场面成为了一时的话题。

  为了公平公正和减少扰民,日本《公职选举法》对竞选活动有许多琐细的规定,例如候选人在选举期外不得佩带写有本人名字的绶带。候选人因此只得在绶带上用“本人”两字指代自己,导致这位也是“本人”,那位也是“本人”,经常是“本人”见“本人”,好不尴尬。

  欧美地区常见的入户访问拉票也被禁止,因此催生出了“石板路选举法”。即候选人在居民区的石板路上徘徊,不进入民居,站在街上与当地居民交流,向对方拉票。

  即使是在地跌站站街,也有许多制约。有限的地铁站资源通常由各大政党负责分配给自己旗下的候选人们。党内公认候选人往往能比推荐获选人获得更好的地铁站资源。

  地铁站的优劣并不以人流量来划分。例如在新宿区的 19 个可进行竞选活动的地铁站中,人流量最大的新宿站每天可吞吐 350 万人次,相当于几个小站的总合,但却颇为鸡肋。原因在于,竞选活动只能在早上九点至晚上八点之间进行,而这个时间段内新宿站的旅客大多并非当地居民,只是过客。在这里做宣传,很难转化为有效选票。真正优质的地铁站资源应该靠近普通居民区,且最好当地居民与候选人政见一致。

  当年李小牧就曾抱怨,由于赏识他的自民党党首海江田万里在上年年末的选举中落败,党内将他从公认候选人调整为了推荐候选人,新宿区的 19 个车站也只分给他一个新宿站,影响了他的战绩。

  然而实际上,即使给予李小牧充分的竞选资源,他也仍面临巨大挑战。且不说普通民众对红灯区“皮条客”的轻视,单是他的华人身份就是一个巨大阻碍。

  在排外心理严重的日本,外国出身的日本人想参与到政治生活中是极为困难的。日本首位外国出身的地方议员、原芬兰人弦念丸呈 1968 年来到日本,1979 年加入日本国籍,直到 1992 年才当选神奈川县汤河原町议员。其后接连四次参选众议院或参议院议员落选,到 2002 年才补缺当选参议员,连任一届后再次落选。

  而近年全日本成功获选的外国出身地方议员也不过东京都墨田区的原玻利维亚人井上 noemi、茨城县筑波市的原加拿大人 Jon Heese 以及爱知县犬山市的原美国人 Anthony Bianchi 等寥寥数人。台日混血的前党首村田莲舫和韩日混血的国会参议员白真勋虽然也经历过“归化”,却都是从小在日本长大。

  外国人参选议员难,华人则更难。在不稳定的中日关系影响下,日本民众普遍对华人抱有警惕情绪,有些网络右翼甚至直接指责李小牧是间谍。2015 年的竞选活动中,有老妇人见李小牧斯文俊秀便上前表达支持,但听说他是中国人后立刻改口:“本以为你是韩国人,但你是中国人,中国人我没法支持。”

  也有人直接对李小牧喊:“滚回中国去!”此时已入日籍的李小牧只能追着他反问:“我已经是日本人了,你要我滚到哪里去呢?”此后的数年里,他把自己的专栏介绍改成了“原中国人、现日本人”,也不断向人们解释:我不是叛徒,也不是间谍。

  今年李小牧敢于第二次参选,仍然是依仗自己独特的票仓——歌舞伎町。作为曾经歌舞伎町的一张活名片,他提出要在当选后为这里的人们谋福利。主张提高色情行业从业者的社会地位,维护 LGBT 群体,为牛郎妓女上保险、建医院,允许风俗店 24 小时营业。为此,2015 年的选举中,这里的人们给予了他极大的支持,他们说,以前我们不去投票并不是不想参与政治,而是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值得我们去投票的人。

  另外截至 2018 年底,在新宿区居住的外国人比例已超总体居民人数的一成。全东京的日本语学校也大部分集中在该区。加上各国游客,每天都有大量外国人出没在这里。有人认为一位外国出身的议员或将有助于区政府制定相关政策。

  借这两项利好,李小牧今年的竞选之路或许会有希望。毕竟比起那些希望利用参选宣传教义的传教者和试图利用参选抬高身价的牛郎,他还是实实在在想做些事情的。


香港挂牌| 香港正版挂牌| 香港赛马会论坛| www.kk3188.com| 今天开码结果|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直播| 曾半仙| www.800565.com| 本港台六开奖现场直播| 234887铁算盘开状结果| 香港天下彩网| 4887铁算盘一句解特|